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暴女总裁
强暴女总裁

强暴女总裁

巴黎市区,小哈裏所住的医院内。


  入夜时分,医院的走廊裏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名护士推着车子走过,大多数医护人员已经下班。


  林若溪与斯特恩兄妹在吃完一顿正宗的法国大餐后,又买了一些水果、零食,再度来到医院裏看望身体还处于恢複期的哈裏。


  林若溪此时坐在小哈裏的netg头边,表情有些不自在,倒不是因为请这对无良兄妹白吃白喝半天,关键是受不了这对兄妹时不时就表露的肉麻动作,煽情话语。


  更让林若溪几次想逃跑的,是斯特恩兄妹对自己的「赞美」,什幺善良如人间天使、现世的圣母玛利亚,如同爱神维纳斯……也不知道这对兄妹是不是从小没人请他们吃过饭,就因为自己慷慨解囊了下,他们的溜须拍马功夫显露了淋漓尽緻。


  若不是他们拥有巴黎时装周的入会资格,林若溪甚至都要怀疑,他们真是知名的大贵族幺!?


  小哈裏的母亲此刻正坐在另一边,给孩子削苹果,对于林若溪的热心,她也感到很无奈,一直踌躇着该怎幺表达感谢。


  「林小姐,请务必不要拒绝了,等明天或者后天,哈裏出了院,就去我们家裏做客吧。我也知道林小姐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就当是我们一家感谢的心意吧」,哈裏的母亲再度邀请道。


  看着这位母亲诚恳略带几分哀求的表情,林若溪觉得再拒绝就有些过分了,于是笑着点了点头。


  「姐姐要去哈裏家吗?太好了!」躺着哈裏立马坐了起来,小脸上满是兴奋。


  「哈裏,躺下!又不听话了」,哈裏母亲笑骂着,让哈裏再躺了下去。


  哈裏神气地哼了一声,转而失落地撅嘴道:「如果爸爸能回家就更好了,我们一起招待姐姐他们。」「他们?」在门口一直搂着艾莉丝说悄悄话的斯特恩突然转过头来,眉开眼笑道:「小朋友,你刚才说' 他们' ?这幺说来,我们也是被邀请的啦?哈哈,真是太客气了,不过我们有空,很愿意陪着林小姐去你家。」哈裏呆呆地看着不要脸的斯特恩,他很想解释,他说的是还有个叫「杨」的叔叔,哈裏可不认识斯特恩这对兄妹。


  「大家都是林小姐的朋友,我们当然很欢迎」,哈裏的母亲倒是立刻应承了下来。


  林若溪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太头疼了,这对兄妹,真是牛皮糖一样粘定自己了幺?怎幺连小孩子的话都要抓着不肯放啊!?他们还要脸吗!?


  正当这时,病房的门被敲响。


  「我来开」,斯特恩很是主动地走到门边,将门打开。


  一开门,外头站着的,不是别人,竟是一天没见着的顾德曼。


  「你怎幺来了」,见到顾德曼,林若溪的脸s è转为平日工作中的冷淡,问了句。


  顾德曼一如既往的白西装红领带,翩翩有礼地向病房裏哈裏的母亲问了声好,又对斯特恩他们打了声招呼,才回答道:「若溪,我是想请你晚上共进晚餐。我知道杨先生不在,你一个人肯定很寂寞」。


  听着话的味道不对,林若溪直接摇头道:「不用了,我跟斯特恩和艾莉丝一起,你忙你的事吧。」顾德曼脸上的笑容凝固,呆呆看着林若溪。


  许久,顾德曼嗤笑了一声,伸手抓了抓头,低头,阴恻恻地道:「林若溪啊……林若溪,我给你最后的一次机会,你还是放弃了。」「顾德曼,你在说什幺」,林若溪越觉得顾德曼此时的样子不大对,听到他说的话,有种不祥的预感。


  「啪……啪……」顾德曼没回答,只是轻轻拍了拍手。


  忽然,几名戴着鸭舌帽的黑衣人,类似警务人员的高大男子,闯进了病房裏!


  如果仔细看,会现每个人的衣服胸口处,都烙印着金色太阳的图纹!


  林若溪俏脸一寒,猛然站起,「顾德曼,你这是什幺意思。」「哈哈,我是什幺意思?」顾德曼擡起头来,脸上满是嘲讽的神s è,「林若溪,你知道为什幺,我会一直在欧洲担任玉蕾国际分部的总监吗。」林若溪不语,她知道顾德曼此时并非要听自己的理由。


  顾德曼的眼裏满是阴翳,说道:「我刚从大学毕业,就进入玉蕾国际工作。


  老总裁提拔我,是因为我的能力出众,并不是我多幺讨好了她。当初,好几次我是打算离开玉蕾国际,就凭我的实力,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关係当自己的老闆……但是,那个老女人,她告诉我,如果我做得好,未来不仅会让我坐上玉蕾董事长的位置,还会促成……我跟她的孙女,也就是你,两人在一起。「林若溪一怔,她从来没听自己奶奶说起过这件事,但如今看顾德曼的表情,貌似是真的。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那个老女人没告诉你过这件事。没错,她骗了我,她把我派到欧洲,说是磨练我,而且把总监的位置交给我。她很清楚,我在这边是不二人选,但为了让我心甘情愿为玉蕾工作,她拿你作为诱饵。


  其实我也不是不知道,她是有利用我的心思。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努力地把欧洲的业务不断扩张,做出最优秀的成绩,总有一天,你会对我另眼相看的……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对工作视若生命的女人「。


  顾德曼说到这裏,顿了顿,捏着拳头,狠声道:「但是,如今看来我是大错特错了,你跟那个老女人一样!一老一小,你们全是骗子!!看起来好像一门心思只顾着工作,暗地裏也不知道是如何一副搔娘们儿样,还不是偷偷摸摸找了个野蛮的蠢货嫁了!」「我不明白你在说什幺,如果你不愿意做下去,用不着辱骂我,完全可以提出辞职,我从来没强迫你做这份总监的工作」,林若溪冷声道。


  「辞职?你在开玩笑吗?哈哈……」顾德曼眼裏满是讽刺,「我这幺多年,为玉蕾付出了这幺多,一个人留在欧洲,为的是什幺!?我得到了什幺!?你竟然说让我辞职!?」林若溪不语,她心裏有些害怕,毕竟,这是在异国他乡,她虽然是顾德曼的上司,但却不代表能真正压下顾德曼一头。


  顾德曼邪笑道:「我不会辞职的,我还打算坐上玉蕾国际的董事长职位呢。


  林若溪,我想要的,如果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别人吃进嘴裏……那个狗屁都不是的姓杨的,竟然能跟你结婚?他早就该死!」「你……」林若溪睁大了双眸,她万万没想到,顾德曼会去查探自己与杨辰的真实关係。


  顾德曼没再说话,直接双手一挥,示意身边的几名黑衣人动手。


  五名黑衣人鱼贯而入,度奇快地以擒拿的手法,将斯特恩与艾莉丝兄妹抓住,又有一人将林若溪控制住,就连房间裏的哈裏母子,也都直接扣住。


  哈裏的母亲立刻惊声大叫起来,但怎幺叫,医院裏的人似乎都听不到。


  「没用的,这家医院早就被我部署过了,就等着你来而已」,顾德曼颇为得意地笑着,走到林若溪跟前,伸手,想要勾起林若溪的下巴。


  林若溪仓促间被人抓住,心跳到了嗓子眼,此时又要被顾德曼羞辱,身体被固定,根本躲不了,急得差点没晕过去。


  只想着,那该死的杨辰怎幺早不去晚不去,偏偏这时候就外出去了!?


  她哪知道,对方正是乘着杨辰不在的时候出的手。


  「啪」!


  那名抓着林若溪的黑衣人直接将顾德曼的手打开,机械麻木地说道:「大人说过,在达成计划前,任何人不準对人质动手。」顾德曼眼裏闪过一丝毒辣,但还是忍住没去碰林若溪。


  接下来,五名黑衣人利索地掏出了带有麻醉药物的棉布,将林若溪与斯特恩兄妹等五人,一并迷晕,随后便带出了病房。


  以下加料


  顾德曼落在最后头,回扫视了一眼病房裏空当当的一切,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心裏暗忖:林若溪啊林若溪,这回谁也无法阻止我得到你了。


  顾德曼换上一付好色和谄媚的笑容对黑衣人说道:「几位,虽然大人说过计划未达成之前不準向人质动手,意思是不能撕票吧?我只是想和我的上司林小姐亲热亲热,应该不违反大人的命令吧?」「大人说过不许动手!你听不懂人话幺?」黑衣人用枪顶着顾德曼的脑袋说道。


  被枪顶着脑袋的顾得曼瞬间将话吞回到了肚裏,但是看到昏迷的林若溪即使在昏迷中也冰冷绝美的容顔,想到这个美女总裁上司竟然嫁给了一个卖羊肉串的下等人,一股无名的怒火瞬间将他的胆量放大,他拿出一张银行卡说道:「几位,这裏是我的一点心意,裏面是100 万欧元,我也不让兄弟们难做,只要找个封闭的地方让我和我的上司亲热一下就好,你们要是不放心可以在门口守着的。」黑衣人从顾德曼的手中接过银行卡指着一个房间说道:「给你半小时的时间,如果我们无法按时到达船上,我会送你见那该死的上帝的。」顾德曼看着即使是在昏迷中也不减丝毫女性魅力的绝美俏脸,清冷的表情让本就高贵的气质有了一丝孤傲的色彩,就算是一身休閑的服饰也无法掩盖那女王般威严,让人忍不住臣服在她的威严之下,又想征服这冰冷高傲的女王,践踏她的威严。


  顾德曼粗糙的大手抚上了林若溪俏脸,细腻幼滑的触感让习惯了欧美女人粗大毛孔的顾德曼忍不住细细的爱抚起来,感觉有些不舒服的林若溪忍不住皱了皱眉,撅起诱人的樱桃小口抗议打扰自己美梦的家伙。


  顾德曼看着林若溪撅起的樱唇,伏身贴了上去,林若溪那柔软如糯米丸子般软糯细弹的樱桃小口让顾德曼忍不住用力吸吮,昏迷中的林若溪感到一阵不适,本能的躲避着。


  但顾德曼哪会放弃到口的肥肉,用手强行将林若溪的俏脸扶正,不让林若溪脱离他的热吻,感到呼吸困难的林若溪忍不住张开嘴想要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却没想到便宜了顾德曼,感受到林若溪樱桃小口中的香气,顾德曼伸出自己的舌头探入了林若溪的口中,柔嫩的香舌被无情的捲起,一条粗糙的肥舌正不停的品尝着上面的香甜嫩滑。


  昏迷中的林若溪无法回应或抵抗顾德曼的非礼,而顾德曼一亲林若溪的芳泽后,早就不满光是亲吻林若溪,他要占有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他在欧洲这样努力,却连她的一眼重视都没得到,想到这裏,更是坚定了他的决心。


  床上的女人身上只穿了一身黑色短肩是褶裙,天鹅般的玉颈下是宛若刀削的香肩,雪白的藕臂护着高耸丰满的玉乳,平坦的小腹下方是两条修长雪白的匀称美腿,即使不穿丝袜,也找不出一点破坏美感的瑕疵,而黑色水晶质的高跟鞋配着一头青丝散落在床上,如同一幅画般用最简单的搭配吸引了顾德曼的所有目光。


  顾德曼如同朝圣般的抚上林若溪的雪白美腿,诱人的曲线配合着光滑的触感,让顾德曼的手流连忘返的不停的在丰满的大腿和纤细的小腿上来回摩擦,摩擦,一下两下,一下两下,在这光滑的玉腿上摩擦,似魔鬼的嫩滑,似魔鬼的嫩滑,似魔鬼的嫩滑。


  顾德曼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多,看着月光下有时很远有时很近的林若溪,缓慢但却坚定的摸进了林若溪的裙下,摸上了林若溪的内裤边缘,慢慢的拉到了脚踝处,拿出了一只穿着高跟鞋的玉足,黑色蕾丝边的棉质普通内裤在雪白的玉腿的衬托下显得诱惑无比,而顾德曼胯下的肉棒更是又碰了几分,他决定就让林若溪保持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诱人了。


  分开林若溪的玉腿,顾德曼亲吻着林若溪雪白大腿的内侧嫩肉一路向上,吻到了大腿根处,不同与欧美女人的腥骚,顾德曼只感觉一股幽香飘进了他的鼻孔,让他忍不住寻找这幽香的源头,而入目的美景让他止瞪口呆。


  只见一片幽黑的草丛下,丰满厚实的阴阜中央点缀着一条诱人的粉嫩秘裂,两片薄嫩的小花唇被两瓣造型优美的大阴唇所包裹,神秘的粉红玉豆半露点缀在花唇秘裂的正上方,随着两边花唇呼吸般的张紧松弛若隐若现。


  顾德曼被眼前的美景迷的忘了自己的目的,直到林若溪动了一下自己的玉腿,才让他回过神来,欲火难耐的伸出魔手温柔的在阴道口密唇边一圈又一圈的旋转,揉弄,让昏迷中的林若溪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他的亵玩,时不时的发出舒服的「嗯嗯」声。


  而顾德曼惊喜的发现,林若溪的花唇中央的蜜道竟然流出了淫水,他仔细的将淫水涂到林若溪粉嫩的小七花唇,更是为林若溪本就美丽的花园添上一抹亮丽的色彩,两片带着水润光泽的粉嫩阴唇一下一下呼吸般的收缩,将一股股的花蜜排出阴道,顺着林若溪神秘的玉沟打湿了身下的床单。


  顾德曼将一只手指插入了林若溪的阴道中。只感觉手指被如此的被紧紧夹住,在有淫水的滋润下都难以活动一下,湿润湿热的花房肉壁无意识的夹吸着顾德曼侵入的手指,如此美好的感觉让顾德曼来回的在林若溪的花径中抽送起来。


  林若溪的身体是如此的敏感,即便在昏迷中,也忍不住随着顾德曼的抽送呻吟起来,虽然只是简单的「嗯嗯」声,却让顾德曼热血沸腾,而且林若溪的花房也充分的得到了润滑,终于可以真正的品尝眼前这绝色总裁绝美妙玉体了。


  顾德曼脱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早已经硬到了极点的肉棒露出了真面目,欧美白人的阳具本就巨大,而顾德曼显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鸡蛋大的龟头散发着灼热的气息,还时不时的挺动胀大,做好了进入林若溪玉体的準备。


  顾德曼巨大火热的龟头并没有直接插入林若溪的花房,而是先抵在白嫩的玉腿内侧的嫩肉上,从龟头处传来的娇嫩滑腻的触感,让肉棒不禁狂路,顺着优雅的美腿曲线划过大阴唇,吻在了娇嫩的粉嫩花唇。


  顾德曼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阅女无数的他尽管想象过林若溪的玉体,但林若溪那粉嫩可爱的花唇如同小嘴儿一样亲吻按摩着他的龟头。


  顾德曼并没有猴急的进入林若溪的玉体,而是挺动肉棒,让棒身摩擦起林若溪的稚嫩阴唇,让肉棒尽情的品学稚嫩花唇的美妙,粗糙的棒身在娇嫩的阴唇来回划过,将与之接触的地方变的又湿又黏,顶端的粉红玉珠被无情的蹂躏,倔强的立在了阴唇的外边,而紧闭的花唇也在肉棒来回的摩擦下被迫分离,露出粉红的花腔肉壁,透明的溪水随着肉棒的挺动被一股股的带出体外。


  顾德曼不满足于只在林若溪的体外,再次将胀的发疼,憋成紫红色的巨大龟头顶在了林若溪的小穴,吸了一口气了,猛力一顶!硕大的龟头被林若溪娇小的蜜唇含住前端小半,肥厚的大阴唇和粉嫩的小阴唇忠心的保护着自己的领地,强硬的抗击着入侵者,不停的夹紧想将入侵的龟头挤出去。


  而林若溪仿佛也感觉到了身下的不适,皱了下眉,但顾德曼并没有注意这些,因为仅仅是进入了半个龟头,从上面传来的吮蠕夹吸的感觉已经让他销魂到了极点,但刚才的沖动也让他的肉棒受了教训,这回并没有猛的用力,而是扭动着腰旋转着肉棒一点点的深入林若溪的紧窄花径。


  只见顾德曼的巨大龟头一点点的在两瓣粉嫩的花唇消失,而两瓣保护主人花房的贞洁花唇被巨大的龟头撑得都有些透明,从来被如此巨物开垦过的阴道不停的分泌透明的淫水滋润着紧窄的秘道,直到「噗」的一声响起,巨大的龟头完全被林若溪的阴道吞下。


  而顾德曼也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忍不住长长了呼了一口气,看着身下的林若溪雪白娇嫩的花房吞下自己巨物的画面,把着林若溪的纤腰,来回挺动着抽插起林若溪的花房,裏面那自己会动的嫩肉紧紧的包裹夹吸着顾德曼的肉棒,让顾德曼的每一次投送是如此的艰难,却又如此的销魂,而巨大的肉棒则是在缓慢大力的抽送过程中,一点点的深入,终于破除了花房中的所有防御,来到了林若溪神圣的子宫口,而此时,还有五厘米的粗大棒身还在林若溪的阴道外。


  完全进入林若溪的顾德曼爽的颤抖不停,林若溪的温热花径带给他无比的快感,尤其是盼望多年的佳人终于被他压在胯下,让他忍不住喊了出来:「哦……林若溪,你的小穴真是够紧啊,夹得我好爽……真是太爽了……果然是我看中的美女……从来没有干过这幺爽的小穴……」顾德曼一边喊着一边挺动着肉棒继续深入,在紧窄蠕动的包裹中,巨大的龟头顶在了前端的一个凸起的滑滑的小肉球上,顾德曼知道他已经顶在了林若溪的子宫口,虽然他很想要品尝子宫内的销魂滋味,但是如果不让林若溪高潮,在高潮子宫口打开的时候将肉棒插入,他就算再用力也没法强行打开林若溪的子宫口。


  顾德曼在林若溪的花房中抽送自己的肉棒,已经充分润滑的花房紧紧的包裹着夹在其中的巨大肉棒,巨大的龟头无情的扫过每一寸花房肉壁,将裏面的慾望和快感转化成一股股的淫水,从阴部交合的缝隙中流出,而受到肉棒刺激的内壁更是死死的夹紧来回抽送的肉棒,让顾德曼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仿佛在被无数张小嘴亲吻一样。


  只见两人的交合之处,林若溪漂亮的阴阜上面肥厚的大阴唇中间夹着小阴唇,一个粉红的密洞中央不停的流出一股股溪水,一根粗黑的巨大肉棒则是无情的堵在粉红的蜜洞,上面沾满了林若溪的淫水,被林若溪的粉红花唇紧密的包裹着,随着顾德曼的抽出,巨大的肉棒分开林若溪的小阴唇,将林若溪的淫水连同嫩红色的蜜肉一同带出,在两人纠缠在一起的阴毛上洒下点点露珠,而插入时,巨大的肉棒将外边的嫩肉连同粉嫩的花唇一同带入密穴,被挤出的淫水在肉棒的边缘形成一个圆环。


  而林若溪随着只感觉自己仿佛是大海上的一叶小舟,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随着风浪来回沉浮,只是在这沉浮的同时一阵阵快感的电流也不停的从私处流遍全身,让她忍不住「嗯嗯」的呻吟出声,她实在想知道为什幺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尽管感觉很累,但还是睁开了眼。


  朦胧中她只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起伏,渐渐的她回想起她昏迷前的事情,顾德曼的威胁,黑衣人闯入病房,捂向自己的毛巾以及上面迷药的味道,因为太过刺鼻不由自主的闭住了气,虽然被迷晕过去,但却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但此时林若溪却恨不得自己把迷药当饭吃,眼前起伏的男人和身下传来的快感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幺。


  林若溪毕竟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她强忍着身下肉棒在阴道内抽送的快感,用冰冷的目光看着顾德曼说道:「顾德曼,从我身上滚下去。」林若溪以为她的语气很冷,但是刚刚醒来的慵懒夹带着性爱时妩媚的语气,让冰冷的目光的威力也下降了许多。


  顾德曼当然不会被已经压下胯下的美女总裁吓到,尤其是看到林若溪因为性爱娇豔欲滴的绝美俏脸淫笑道:「林若溪,你还真以为你现在有权力对我指东点西幺?你还是好好的想想怎幺和我做爱吧。」顾德曼说完,擡起林若溪光滑的美腿的腿弯,将林若溪的膝盖压到酥胸上,猛烈的操干起来,休毛浓厚的大腿与撞击在林若溪的翘臀发出「啪啪」的脆响,而肉棒在阴道内的抽送发出「滋滋」的水声。


  而林若溪本想忍着不发出令人沸腾的呻吟,但是她敏感的身体则是背叛了她,让她不情愿的呻吟出声:「啊……啊……快停下……混蛋……流氓……啊……啊……不要啊……好疼啊……啊……啊……」而顾德曼则是感觉到林若溪的花房在自己的抽送下越来越紧,甚至不用上全力连动都动不了,他知道,冰冷高傲的冰山美人要被自己干到高潮了,更是拼命的在林若溪的花房中抽送,敏感的龟头被又紧又热的花房灼的又硬又大,粗长的棒身在蜜穴的嫩肉夹吸下爽快无比,再加上林若溪那拼命压抑却又抑制不住的娇吟,更是让他仿佛要干穿林若溪的子宫般大力抽送。


  而林若溪只感觉自己的小穴越来越热,尤其是子宫深处有东西跃跃欲出,而顾德曼则是不停的用巨大火热的龟头强吻阴道深处的小肉球——滑嫩的子宫口,让林若溪每次都无法控制的娇吟出声,最可怕的是,紧闭的子宫口正在龟头的强吻下渐渐打开。


  终于,在顾德曼大力抽送下,林若溪颤抖着达到了高潮:「不要……不要……好疼啊……肚子……肚子裏有……有东西……要出来……出来了……啊!——」林若溪的两条修长美腿死死的夹住顾得曼的腰,温热紧窄的阴道收缩着挤压蠕吸着粗长的肉棒,子宫深处的阴精喷在尚未射精的肉棒龟头上,让顾德曼差点精关失守,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才将射精的慾望压下。


  而高潮后的林若溪大脑一片空白,浑浑噩噩的瘫软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幺,而顾德曼则是对林若溪说道:「林总,我的肉棒可还没有射精哦,我今天一定要品尝林若溪你的子宫的美妙滋味。」林若溪听了顾德曼的话回过神来,刚想开口,顾德曼却已不管不顾的将林若溪的修长雪白的美腿打开,巨大的肉棒再次在林若溪的花房大力抽送。


  林若溪只感觉敏感的子宫口被龟头一次又一次的强吻,火热的棒身不停的在刚刚高潮的花房中来回摩擦,更可怕的是,自己的子宫口正被顾德曼的巨大龟头一点点强行顶开。


  而这时顾德曼的声音又再次传了过来:「若溪,你的子宫口已经被我打开一半了哦,这滑滑的小肉球……哦……顶……顶起来真是舒服,而且……还……还会吸我的龟头,好爽,上面又黏又滑,软软的,顶起来感觉真是棒极了,看我干进你的子宫。」林若溪被身下传来的快感的电流夺去了所有力气,随着顾德曼抽送的节奏来回一下一下摇晃着身子只能无力的挣扎,纤细白嫩的玉手无力的扶在顾德曼的手臂抗拒的叫着:「啊……不要……啊……哦……不要再……再顶了……好疼……好深啊……快……快出去……快拿出去啊……」而顾德曼怎幺可能放弃到口的肥肉,将林若溪的玉腿压得更加分开,炫目雪白的玉腿被压在床面,紧绷的白嫩玉足则是挂在顾德曼的后腰,这样的姿势则是把玉腿中央粉嫩娇小的神秘花园完全展露在了顾德曼的面前,两片因为摩擦而变得嫣红的小唇瓣又湿又软,中心的花穴则是被巨大的肉棒堵死,更是有一圈被肉棒磨出的白色泡沫汁水挂在上面,显得无比的淫靡。


  顾德曼一手继续扶着林若溪的纤腰,而另一只手则是搭在林若溪平坦雪白的小腹,然后用大拇指压在林若溪粉嫩穴口中央那坚挺如豆般的充血玉珠,轻柔的揉弄着。


  被顾德曼不停的顶开花心的林若溪的身体早已敏感万分,则刻阴蒂玉珠被袭,尽管心裏无比抗拒,但身体早已向性慾臣服,被顾德曼如此玩弄,粉嫩的蜜穴流出孱孱的淫水,发出了娇媚入骨的呻吟:「啊……啊……不要……不要啊……那裏……那裏不要……不要碰啊……啊啊……好疼……好……好麻……不要顶了……不要……不要再……再弄……弄人家……人家的那裏啊……」「真的不要幺……嗯?若溪,你这又热……又紧的小穴……的……最裏面……的花心嫩肉……正在动,嗯……正在……一点一点……的吃……吃我的……龟头,感觉……到了幺,我的龟头每次……都顶到子宫……子宫口了……嗯……」顾德曼喘息着和林若溪讲着自己的感受,双手按着林若溪的雪白柔滑美腿,在林若溪阴核上的手动作也不停的揉捏,腰杆则是不停的挺动,粗长的阳具则是像打桩机般一记记的用力在林若溪娇嫩淫滑的小穴中奋力抽送。


  被强行分开雪白修长美腿的林若溪躺在床上,被顾德曼的肉棒在她湿润紧窄的嫩穴腔内抽送的更加动情,无力反抗的她不想看到自己不愿见到的景象,秀眸紧闭,黛眉皱起,满身香汗的娇躯被顾德曼沖撞的不住的摇晃,被衣服包裹在内的玉乳随着身体晃出一阵诱人的波浪,为林若溪保留下最后的尊严,而诱人的红唇则是带着一丝哭腔喊着:「啊啊……不要……不要再……再来了……好疼啊……裏面好热……好麻……不要再往裏了……有什幺……东西……要……要进去了……」顾德曼跪在林若溪的身前,满头大汗的低下头,眼睛中带着兴奋的神色盯着两人汁水不断紧密交合的私处,更加猛烈的挺动着自己的腰,用鸡蛋一样的巨大龟头一下下奋力的沖击林若溪小穴深处神秘圣洁的柔嫩滑软的子宫口,喘息的对林若溪说道:「若溪……啊……你的……小穴正在……正在吸我……啊……好紧……舒服死了……最裏面……感觉到了嘛?你的……你的子宫口……的嫩肉已经……已经打开了……又软又弹……每次龟头顶上去……都被咬住了……好刺激……好舒服……啊……」林若溪被顾德曼干的玉体发抖,绝美的俏脸想要保持冰冷的表情,但却被满脸动情的红晕和妩媚的笑意衬托的更加诱人,而蜜穴深处的子宫口一下下被顾德曼的龟头顶开强吻,而被顶到的子宫口也毫不客气的回吻着侵犯它的巨大龟头,早已湿润不已的娇嫩蜜洞被肉棒塞满,随着抽插发出「滋滋」的淫靡水声,让听到这声音的人更加用力的侵犯她。


  顾德曼死死的盯着和林若溪密洞不停亲密交合的肉棒说道:「若溪……感觉到了幺……你的子宫口……已经……嗯嗯……已经打开的……差……不多了……龟头……已经……进去……一大半了……我马上就能……就能完全进入……进入你了……啊啊……」说罢,顾德曼更是加大了自己的动作,想要早点将肉棒完全插入林若溪的小穴。


  林若溪俏脸通红,美眸张开看着顾德曼说道:「不……不要啊……不要再……再进来了……好疼啊……你快出去……快出去啊……好疼啊……」顾德曼则是吼道:「啊啊……若溪……我感觉你的子宫……子宫口……已经完全……完全开了……我要进去了……要进……进去了!——」顾德曼猛的发力,巨大的肉棒从林若溪雪白玉腿中央的神秘花园全部进入,巨大的肉棒将林若溪小穴中的淫水挤出,溅在了床单,而顾德曼的小腹则是顺势贴上了林若溪的肥嫩阴阜,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顾德曼终于如愿的完全进入了林若溪,而巨大的龟头也进入了林若溪神秘圣洁的子宫。


  「啊……好疼啊……好晕啊……」随着林若溪一声凄美高吭的绝望娇啼,被巨大龟头顶到身体最深处的极度刺激让林若溪的雪白玉体痉挛颤抖,雪白的藕臂绷的毛直,纤细的玉手死死的捏着顾德曼的手臂,修长的凝脂美腿死死的夹住顾德曼的腰不住的颤抖,紧窄娇嫩的小穴也一阵阵死命的收缩夹紧了插在其中的肉棒,粉嫩的洞口喷出一股股香甜的蜜水,在顾德曼进入她的子宫同时,林若溪再次攀上了情慾的巅峰,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若溪……林总裁……嗯嗯……感觉到了幺?我完全进入你的身体了……太棒了……比想象中的还要……棒……嗯……还要舒服……你的……子宫……比小穴……更紧……更嫩……更热乎……我的龟头……被……嗯……你的子宫……紧紧的包裹着……好舒服……尤其是……子宫口……卡着我龟头下面……下面的沟裏……我的肉棒……已经完全……啊……啊……卡在……卡在你的小穴……嗯……小穴裏面了……啊……肉棒全进到你的……身子……身子裏了……好爽……你现在全部……全部都是……都是我的了……啊……」顾德曼喘息着看着林若溪,脸上布满了得意和兴奋的表情,双手则是紧紧的抱着林若溪盘在他腰间的美腿,将小腿搭在他的肩头,不给林若溪一点休息的机会,用完全塞在林若溪紧窄娇嫩的小穴中的肉棒和鸡蛋般的巨大龟头来回抽送,摩擦颳弄着子宫裏的娇嫩花蕊和蜜洞中的滑嫩腔壁。


  「啊啊啊……不要动……好疼啊……肚子被刺穿了……裏面好胀啊……不要动……不要动啊……啊啊……真的……真的……受不了……真的……嗯嗯……不行……不行了啊……」林若溪不情愿的被顾德曼送上了情慾的巅峰,发出阵阵诱人的抗拒与呻吟,雪白的藕臂不知何时已经放在床上,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死死的拧着床单,脸上痛出了痛苦与幸福并存的表情,雪白的玉腿被架起,让肥美的阴阜更加方便的迎合顾德曼的沖击,而娇嫩万分的子宫内壁和湿热软滑的阴道肉壁死死的包裹着顾德曼插在其中来回肆虐的巨大肉棒,被动的享受着那令人欲仙欲死的狂野快感。


  顾德曼挺动自己的肉棒,每一次都用龟头将林若溪的子宫扯到变形,然后重重的插回林若溪的小穴,而粗长的肉棒在摩擦着蜜洞内壁同时带动巨大的龟头强势的顶在林若溪的子宫嫩蕊,小腹「啪」的一声贴在林若溪的阴阜上,小穴中的淫水则被肉棒挤出洞口。


  「啊啊……若溪……你的子宫裏面……啊啊……又嫩又软……太舒服了……龟头被包的好……好舒服……子宫裏好热……好软……龟头实在……实在是……太舒服了……嗯嗯……小穴……也好厉害……好像会动……我的肉棒……哦……被吸的好爽……又开始蠕动了……肉棒太爽了……子宫也在……在吸……吸我的龟头……不行了……我要射了!……我要射了……若溪……我要用精液……哦……灌……灌满你的子宫……灌满……啊灌满你的肚子……把你的肚子干……干大……让你给我……给我生个孩子……啊……不行了……射了……射了……啊!——」「呀——不要啊……不要射啊……好烫啊……好烫啊……快拿出去啊……不要再射了啊……好涨啊……好涨啊……呜呜……不要啊……烫死了啊……啊……」滚烫的精液在林若溪的子宫内爆发,把林若溪再次送到了高潮,子宫内射的快感远远超出了林若溪承受的快感,把林若溪烫的美目翻白,本是清冷绝伦的绝美俏脸变得说不出的妩媚诱人,檀口中发出一阵阵快乐的高吭娇吟,被架起的雪白美腿阵阵颤抖着着,两只白嫩的雪足死死的蜷缩着,子宫深处喷出大量的阴精带着顾德曼的精液从被肉棒塞满的穴口缝隙喷出……林若溪在性爱的巅峰快感与被强姦的屈辱中晕了过去……顾德曼的肉棒虽然还可以挺立,但是想到一会儿就要将林若溪交给那个人,不情愿的退出了林若溪的身体,只听「啵」的如同开启香槟瓶盖的声音,顾德曼将肉棒抽出了林若溪的小穴,没有了肉棒的阻碍,被堵在小穴内的阴精夹带着子宫内喷出的精液缓缓的流了出来,顺着林若溪的玉沟,滴在了床单上,形成一片白浊的豆花,而微微挺起的小腹则是告诉人们,还有大量的精液留在林若溪的子宫……顾德曼爱怜的将林若溪的身体清理干净,然后把挂在脚踝的内裤帮林若溪穿了回去……


【完】